snowtoy

一个人的小角落。

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你。[赫海/虐/短]

“小海!我们去吃冰激凌吧~”

 

“好累啊,我懒得动,坐一会儿再去。”

 

“走啦走啦,我背你走!来,上来~”李赫宰半蹲在李东海身前。

 

“背个头啊,这儿人这么多,丢不丢人。我自己走,走吧。”李东海拍了一下李赫宰的背,绕过他走了。

 

“小海是不是怕累到我呀,没关系的,我力气大着呢~看我的肌肉!”李赫宰追上李东海,举着胳膊在李东海眼前晃。

 

“得了吧你,谁怕累到你啊,自作多情!”

 

李赫宰嘻嘻地笑着,转头快速在李东海脸颊上亲了一下,“嘿嘿嘿。”

 

“呀李赫宰你!这么多人看着呢!”李东海脸微红。

 

李赫宰伸手揽过李东海,“看就看呗~看看看!小海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李东海看着孩子气的李赫宰,无奈地摇摇头,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

 

......

 

李东海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

 

又梦到以前了......

 

甩甩头,李东海侧头看着身旁没有温度的枕头,低下头苦涩地笑笑,起身走向洗手间。

 

李东海和李赫宰是高中的时候认识的。

 

那时候,李赫宰是校乐队的主唱,加上帅气的外表,在学校很出名。

 

当时的李东海是学生会会长。他从小就被丢弃在孤儿院,上了高中之后,想要减轻一点孤儿院的负担,每天晚上都会去一家酒吧打工。

 

这件事儿本来没人知道,但是有一天李赫宰跟乐队的队友去那家酒吧开庆功宴,偶然遇到李东海,认出他是他们班的班长,就抓着他一起去吃饭,一来二去的就熟起来了,李东海虽然在学校是乖学生的样子,但真实的李东海并不是那么死板,很会交朋友,跟李赫宰很聊得来。

 

男生之间总是很容易就打成一片,没过多久李赫宰和李东海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兄弟。

 

时间推移,李赫宰对李东海的感情也起了变化。后来有一次俩人去看电影,李赫宰跟李东海告了白。

 

一开始李东海有些推拒,但是在李赫宰死缠烂打半年多之后,在李东海生日的那天,李东海答应了李赫宰。

 

李赫宰对李东海很好,李东海也很喜欢跟李赫宰在一起的感觉。

 

后来,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平稳地发展着,虽然偶尔会有些小摩擦,但总会有一方先低头认错,当然,大多数时候是李赫宰。

 

再后来,他们高中毕业。两人考到不同的大学,不过离得很近,也能经常见到。

 

大学毕业后,李赫宰接手了父亲的公司。虽然在学校总是不正经的样子,但李赫宰的事业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强。在李赫宰的打理下,公司的发展如日中天。

 

李赫宰买了一套房子,把李东海接过去跟他一起住。李赫宰觉得酒吧太乱,就让李东海辞掉了那份工作,让他在家给他做饭。但李东海不想天天闲着,最后经过两个人的协商,李东海开了一家网店。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地过着的。

 

但是今天,李赫宰彻夜未归。

 

以前,李赫宰每次晚回家都会给李东海打个电话,并且就算加班到再晚也会回家陪李东海睡觉。

 

但今天,他没有。

 

李东海盯着早已凉透的饭菜呆呆地坐着,时针已经指向一点。

 

李东海拿起电话,再一次拨打李赫宰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李东海放下电话,把胳膊盘在桌子上,脑袋搁上去。

 

“应该是加班了吧,可能刚好手机没电了,嗯......”

 

李东海安慰着自己,渐渐的扛不住睡意,趴在餐桌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李东海听到开门的声音,一下子惊醒,粗略的揉揉酸痛的胳膊,跑到门口,看到李赫宰正在换鞋子。

 

“赫宰.....”

 

李赫宰抬起头,没有表情,“噢,小海啊。”

 

“你昨天去哪了,怎么手机也打不通。”

 

“噢,昨天有个报告需要我亲自做,做完太晚了我就在那睡了。手机没电了,我充电器也找不着了。”

 

“噢...那你吃早饭了没?我去给你做。”

 

“不用了,我来的路上吃过了。我累了,先去睡一下,过一会儿还要去公司开会。”

 

李赫宰转身走进卧室,关上了门。

 

李东海站在原地,望着卧室的门,心里有些不安。

 

“这是怎么了......”

 

李东海强迫自己不多想,只当李赫宰是太累了。

 

但是,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渐渐的,李赫宰整晚不回家已经成为家常便饭,李东海常常是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

 

李东海不傻,他能感觉的到李赫宰的冷淡。

 

李东海想,或许是到了七年之痒吧。

 

 

李东海有时候也很生气,他也想质问李赫宰到底怎么回事。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因为一旦问了,两个人可能就彻底完了。

 

4月4号,李赫宰的生日。

 

李东海绞尽脑汁地想了好几天,想着借着生日的机会,增进一下两个人的感情。

 

最近几天李赫宰晚上都有回家,让李东海很开心。

 

4号晚上,看着表估计着李赫宰快回来了,李东海端着他亲手做的生日蛋糕走进了卧室。

 

听到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李东海用打火机点燃蜡烛,轻轻的躲进了衣柜里。

 

本想着李赫宰进卧室之后给他一个惊喜,可是李东海却听到了两个人的脚步声。

 

一个是李赫宰的,还有一个,是高跟鞋的声音。

 

李东海愣住了,听着两个脚步声似乎在纠缠着,渐渐的放大,两个声音进入了卧室。

 

李东海听到李赫宰把那个女人推到在床上的声音,听到李赫宰脱掉两个人衣服的声音。

 

李东海轻轻把柜门推开一条缝,看着在床上纠缠的男女,李东海低头,轻轻吹熄了蜡烛。

 

李赫宰啊,我们真的完了。

 

李东海擦去脸上的泪水,推开柜门,走出去,把蛋糕放在床头柜上,站起身,冷眼看着尖叫着盖上被子的女人,和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但立刻又变回冷漠的李赫宰。

 

“小海。”

 

“别那么叫我,我恶心。”李东海打断李赫宰,“李赫宰,咱俩分手吧。”

 

李东海转身走出卧室,去衣物间扯过行李箱,塞了几件自己的衣服,拿上手机和钱包,走出了家门。

 

走出小区门口,李东海再也撑不住,靠着小区大门边的墙蹲到地上。

 

李东海你真够矫情的,他都那样对你了,你还是对他说不出狠话。

 

李东海在心里骂着自己,眼前早已模糊一片。

 

 

 

后来,李东海去了当初收留他的那所孤儿院,留在那里帮助院长照顾孩子们。

 

孤儿院在一座山的半山腰,环境很安逸,与山外嘈杂的世界隔绝。

 

在那里,李东海渐渐忘记了那段伤心的事,每天跟可爱的孩子们在一起,李东海觉得挺幸福的。

 

 

 

两年后。

 

“东海啊。”

 

“院长,什么事?”

 

“院里的电话坏了,你下山去买个新的吧,我这把老骨头是爬不动山了。”

 

“噢,好,我马上去。”

 

下山的路通向的第一个城市就是东城,李赫宰所在的城市。

 

李东海走在街上,看着周围没有太大变化的景物,不禁又想起两年前的事。

 

他…现在怎么样了?

 

甩甩头,李东海把脑中李赫宰的身影甩开,继续走着。

 

路过一家杂货店,门口有两个孩子在用已经泛黄的旧报纸折纸飞机,李东海侧头看着,有个孩子跟孤儿院里的小佑长得很像。

 

李东海微微笑着,转过头想要离开,突然一只纸飞机撞到了李东海腿上。

 

李东海蹲下身捡起来,想要还给小孩,却在看到报纸上的一张照片时候愣住了。

 

是李赫宰。

 

两个孩子跑到李东海面前,“哥哥对不起,没有撞疼你吧...”

 

李东海抬头对两个孩子笑笑,“没事。不过,能不能把这个纸飞机送给哥哥呢,哥哥很喜欢它,折得很好呢。”

 

两个孩子听到夸奖,开心地笑,“好呀,那就送给你吧~”

 

李东海打开纸飞机,看到照片旁边的标题时心跳凝固。

 

【李氏总裁李赫宰昨日驾车坠崖死亡......】

 

标题的后半部分被撕掉了,不知道是什么。

 

李东海死死的盯着“死亡”两个字,“怎么会......赫宰......”

 

李东海翻了翻报纸,日期是一年前的。

 

李东海愣愣地站着,直到有个低头看书的学生撞到李东海的肩膀。

 

“啊,对不起!”学生慌乱的道歉。

 

“......没事。”李东海随口答了句,低下头从兜里翻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喂。”慵懒的声音,对方似乎还没睡醒的样子。

 

“泰民啊。”

 

 

电话那头的人静了两秒,“东海哥?”

 

“嗯。”

 

“哥你怎么......”

 

“李赫宰他...怎么回事。“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哥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咖啡厅。

 

李泰民看着眼前像丢了魂儿似的李东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泰民,你说吧,他到底怎么了。“

 

”我......他......“

 

”说吧,我能承受。“

 

李泰民低头,叹了口气。

 

”两年前他做的那些混蛋事儿,都是假的......都是为了让你恨他才做的。“

 

李东海心一紧,”为什么...“

 

”其实他的公司在更早的时候就出了问题,当时李氏跟申氏是死对头,申氏派了一个卧底到李氏做会计,结果李氏的大部分资金都被流走,还莫名地背上了巨额的债务,公司已经无法挽回了,申氏还在暗地里对其他几家公司做了手脚,嫁祸给李氏,所以那些公司都跟李氏结了仇,赫宰哥怕连累你,所以就做了那些事,让你恨他...一年前,他开车去公司的路上被人打昏,把人和车都拖到了悬崖上推了下去,申氏对外封锁了消息,收买了新闻社发布了捏造的事实。“

 

李东海眉头紧锁,他没想到李赫宰一个人背负了那么多。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实话?“

 

”赫宰哥说如果他告诉你,你肯定不会走,肯定会要陪着他,他不想你受罪。“

 

李东海低下头,死死地咬着嘴唇,不想让眼泪流下来。

 

”这个笨蛋......他以为这样我就不会难过了吗!“

 

”赫宰哥想了好久,他说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因为用这个方法,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发现。“

 

”混蛋。“

 

”他经常彻夜不归的那段时间,其实都是去我那儿了,每天晚上都一个人坐在窗户前,看着手机上你的照片,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他总跟我说,’泰民啊,我每天早晨回家看到小海就想抱他,我觉得我快撑不住了...‘可是每次他都强迫自己装下去,他说为了你,他必须忍着。“

 

李东海早已忍不住眼泪,任其肆意流淌。

 

”其实,赫宰哥他很爱你。“

 

李东海再也受不住,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混蛋李赫宰!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啊!你觉得我离开你就能好过了吗!混蛋!你凭什么这么自私啊!扔下我一个人离开了你要我怎么办啊......赫宰啊.....“

 

李泰民看着哭得不成样子的李东海,心里一阵酸楚。

 

怎么就变成今天这个结局了。

 

李东海哭了很久,渐渐的平息下来。

 

李泰民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李东海,”这是赫宰哥交给我的,他说如果有一天他出事了,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真相,就让我把它给你。“

 

李东海愣愣地接过信,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体,写着”致我最爱的人。“

 

李东海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纸,打开。

 

【小海,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可能刚刚哭过吧?不要难过,不然我会心疼的呀。

 

小海,看看我用的信纸,蓝色的呐,小海最喜欢的唷~嘻嘻,有没有开心一点~笑一个啦

 

嗯...小海,我要先跟你道歉,这次我犯了很大很大很大很大很大的一个错误...我这么主动的认错,小海一定要原谅我啊...

 

公司的变故,泰民应该都跟你说了吧?这个大概是老天给我的坎儿,过不去的坎儿。

 

我想了很久,决定用那样的方式让你忘记我。

 

真的很对不起啊小海,我是迫不得已才那么做的。

 

那段日子里,我每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小海,每天回家看到你落寞的样子我的心就好疼,好想抱抱你.....

 

小海,我还想像高中的时候那样儿躺你腿上听你给我唱歌儿,唱啥都行。

 

可是,大概以后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吧...我已经开始想你了怎么办...

 

小海,不要怪我抛下你,虽然我很想很想跟你一起手牵手走一辈子,但是我身边太危险了,我舍不得让你陪我...

 

小海,以后的日子你要好好地过,虽然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但是我会在天堂看着你的啊~

 

小海,你要记得每天都要吃早餐,不然会胃疼的,没有我给你揉胃,你要好好照顾它哦~

 

小海,天冷的时候要多穿衣服,我不在你身边,没办法把外套脱给你,但是你一定要记得穿多点哦!我家小海不管穿啥都好看,所以不要为了好看就穿很少噢!

 

小海,你的眼睛不好,所以要少看手机少看电视!

 

小海,你在家里的时候总是不穿拖鞋光着脚来回走,以后一定要记着穿拖鞋,不然会着凉的!

 

小海,你总是不吃胡萝卜,每次我都吃掉你那份儿,吃的我的脸都跟胡萝卜一个色儿了......你以后要自己吃胡萝卜啊,胡萝卜很有营养的,你看,我长这么壮就是吃胡萝卜吃哒~

 

......

 

小海,你找个女朋友吧,让她好好照顾你。

 

虽然在这世界上肯定找不着比我更好的人了,但是你也要精挑细选找个贤妻良母型的,让她代替我的位置,好好照顾你。

 

小海,听话,就听我这一次,好吗。

 

 

 

 

小海,就算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你也要记得,我的爱一直在你身边。

 

你也要记得,李赫宰这辈子最骄傲的事儿,就是爱上李东海。

 

以前你总是不让我叫你宝贝儿,你说觉得矫情,但这回就让我叫一次,

 

宝贝儿,我爱你。

 

 

 

 

爱你的赫宰。】

 

李东海看着充满李赫宰气息的信,带着孩子气的李赫宰的语气,一字一句地敲击着李东海的心。

 

李东海把信装好,放进口袋里。

 

”泰民啊,带我去看看他的墓吧。“

 

 

 

 

李东海站在墓碑前,盯着墓碑上深深刻着的”李赫宰“三个字发呆。

 

”泰民啊,我想跟赫宰说会儿话。“

 

”嗯,我去那边等你。“

 

李泰民转身走开,李东海慢慢蹲下身,抬手轻轻地摸着李赫宰的墓碑,

 

”李赫宰,你怎么这么残忍啊,你就这么丢下我一个人,让我靠着一封信活下去吗。什么找女朋友啊,都是扯淡。我要的就是你,就是你李赫宰,别的我谁都不要。对不起啊赫宰,这次我不能听你的。我要遵守我们以前的约定,我要跟你在一起。“

 

李东海掏出随身带的防身小刀,对着手腕,狠狠地割了下去。

 

”赫宰啊,等等我,我来找你了。“

 

李东海扬起嘴角露出虎牙笑着,他记得李赫宰最喜欢看他笑的样子了。

 

 

 

 

李泰民站在树下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他没有上前阻止。

 

他知道,阻止也没有用。

 

李东海的心已经定了,谁也阻止不了。

 

或许这样也好,至少,他们又能在一起了。

 

 

 

 

一周后。

 

李赫宰的墓碑旁又立了一块墓碑,上面刻着碑文,

 

”李东海——李赫宰之爱“



By:HyunNam  

原创勿盗 转载表明作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