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toy

一个人的小角落。

无题。【铉Key 虐】

“钟铉啊,这是一会儿节目的台本,你看一下。”

“是。”

“注意一下有个环节,主持人问你理想型,记得要按照台本上写的答,那个女星你认识吗,不认识的话就去了解一下,省的一会儿说错话。”

“......是。”

金钟铉拿着台本,翻了两页,看到第三行写着金钟铉要回答的话,标注着理想型的那个名字他连听都没听过。

“呵呵......”

金钟铉掏出手机,上了Naver搜索关于那个女人的消息,大概记了一下长相性格,把手机放回口袋,向录影棚走去。

录制中。主持人问到理想型的时候,金钟铉机械化的把那个女人的资料描述了一遍,最后附一个温柔却官方的笑。

金钟铉知道这是公司为了以后做准备的。

晚上回到宿舍,金钟铉推开金起范卧室的门,看到金起范趴在床上看笔电,金钟铉走过去,像往常一样倒在床上,手自然的搭在金起范的腰上。

“范范,我回来了。”

“嗯。”

“怎么了,今天这么闷?”

“你今天节目里说的那个女人是谁。”

金钟铉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抬手揉揉金起范的头发,”别担心,是公司交代说的,我原来也不认识她。“

”......哦,是吗。“可这样更让人担心啊......

金钟铉微微抬起身,凑上前咬住金起范的嘴唇,厮磨了几秒才放开,躺回原处,微笑着看着金起范,“范范不要生气啦,我跟她什么关系也没有,我爱的是范范啊。”

金起范勉强勾起嘴角,冲金钟铉笑了笑,“嗯。”

金钟铉翻了个身,拉拉被子,“范范我累了,咱们睡吧。”

“好。”金起范关上笔电,摁掉床头灯,翻身钻到被子里,金钟铉一伸手把金起范捞到自己怀里抱着,吻了吻金起范的头发,“晚安范范。”

“晚安。”

金钟铉因为疲劳的缘故,很快就睡着了,可金起范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公司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万一是更严重的怎么办......我们却不能反抗......铉啊...我们该怎么保证我们的感情呢.............】


三个月以后,SHINee新专辑的活动早已告一段落,逐渐转入空白期。

一天,经纪人找到钟铉,“钟铉啊经理叫你去公司一趟。”

金钟铉走进经理室,坐在办公桌后的经理抬起头,“来了啊,坐吧。”

金钟铉在办公桌前坐下,隐约感觉经理找他没什么好事儿。

”钟铉啊,最近SHINee进入空白期你也知道吧。“

”......嗯“

”为了挽救一下这个状况,公司决定要采取些措施。“

”什么措施?“

”上次让你在节目上说的那个女人还记得吧?她现在也是空白期,我们公司跟她们公司决定让你们两个搞出点新闻,这样对两家都有帮助。“

果然。

金钟铉双手交握,手上的青筋隐约可见。

”那......什么时候?“

”你现在回去休息一下,等晚上七点钟经纪人会去接你,然后把你们俩送到汉江,我会提前联系几家新闻社安排记者在那儿,到时候该怎么做你应该明白吧。“

”......是。“


金钟铉回到宿舍,宿舍里空空的,大家都没在。金钟铉走进金起范的卧室,把自己扔到床上。

金钟铉把脸埋进被子里,闻着属于金起范的气味,有点儿想哭。

“范范啊,你会不开心的吧?你一定要理解我啊,我也不想做的,我真的......没法儿反抗。”

金钟铉保持着趴着的姿势就睡着了,醒来之后看看表,六点五十。金钟铉起身,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扯了扯嘴角,努力让自己笑的不那么难看。

走到客厅,金钟铉看到李珍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哥,其他人呢?”范范还没回来吗......

“起范还没回来,珉豪在屋里给泰民讲题,泰民要考试了嘛。”

“哦......哥,我出去一下,你们不用等我吃饭了。”
“嗯,有行程吗?”

“......嗯。”也算是行程吧。

“那去吧,好好做。我让起范给你留一份饭你回来热热吃。”

“好。”

金钟铉穿好鞋子,出门前又向金起范的房间里看了一眼。

【范范啊......】


晚上八点半,金钟铉坐在保姆车里在回宿舍的路上。终于做完了这艰苦的任务,牵着那个女人的手走在路边,不时的冲她笑一下,帮她提着包,搂着她的肩,最后把她送上她的保姆车。只是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金钟铉却觉得比一个世纪都长。他牵着那个女人的手,脑子里却满满的都是金起范。想他现在在干什么,吃饭了没睡觉了吗,过一会儿消息就该出来了吧,希望他不要看到。

保姆车停在宿舍楼下,金钟铉下了车,跟经纪人道别,然后整了整衣服,向电梯走去。

等电梯的时候,金钟铉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上了新闻网站,发现头条新闻上已经出现了自己的脸。

【SHINee成员金钟铉与女模XXX深夜散步 动作暧昧疑似交往中】

“呵...还真是快啊。”

金钟铉点开新闻,弹出来的页面上是详细的描述,最后一段写着【金钟铉曾在某电台节目中说过该女模是自己的理想型】

“果然是用在这儿了。”金钟铉冷笑了一下,把手机放回口袋,走进电梯。

回到宿舍,屋子里漆黑一片,安安静静的。

金钟铉轻轻的换了鞋子,走到金起范的卧室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借着窗外打进来的月光,金钟铉看到床上鼓起了一个小包,他走过去在鼓包旁边躺下,伸手轻轻的揽住了鼓包里的人。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的抱抱金起范,抱抱他最爱的这个人。

金起范其实一直都没有睡着,他看到了新闻,觉得很难受。并不是因为金钟铉和那个女人传了绯闻,他知道那是假的。他只是觉得无力,觉得在公司面前他们总是没法儿反抗,他不知道他们对于彼此的那份爱还能坚持多久。

与其到时候被现实逼得两人都难受,倒不如现在就了结了吧。铉啊,别怪我,无论以后我们会怎样,都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好吗,我真的很爱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金起范翻了个身,坐了起来。

金钟铉按开床头灯,“范范,我吵到你了?”

“没,我没睡着。”

“怎么了失眠了吗......你看到新闻了?”

“嗯。”

“范范......你别生气,那是公司的安排,我也没办法......”

“我没生气,我只是感觉有点无力。”

“为什么?”

“铉啊,你爱我么。”

“当然爱啊,怎么突然问这个。”

“有多爱?会一直爱吗?”

“会,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死。”

“你拿什么保证?”

“我用生命保证。”

“呵......金钟铉,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别说那些不切实际的话了好吗。”

“我怎么不切实际了,我都是认真的啊。”金钟铉有点急了, 他猜不透范范在想什么,只是隐约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分崩离析。

“拿生命保证?怎么拿?你能拿命跟公司反抗吗?之前是理想型,今天又是绯闻,那下次呢?万一公司让你跟她结婚呢?你能反抗吗?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范范,你怎么了?”

“我没事,我只是觉得我们的爱情太脆弱了,没有保障,我看不到未来,我不知道我们能靠那些承诺走多久。”

“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

“不是,不是信心的问题,钟铉啊,有些事不是靠信心就可以解决的。我们以后要走的路你想过吗,我们还有太多东西要面对,父母,家庭,社会,对于现实来说我们就是不被承认的,更何况我们还是艺人,每天都这样藏着掩着的,还能继续多久?”

“那些我们可以一点点去解决啊,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了啊。”

“别幼稚了,你忍心面对你妈妈说出那些话吗?你忍心伤害她吗?我们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你知道吗?”金起范在被子下的手死死的攥着床单,死撑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金钟铉沉默了。

整个屋子安静的可怕, 没人说话,金起范低着头,金钟铉站在床边,眼睛一直看着金起范。

一分钟后,金钟铉开口了。

”金起范,你爱我吗。“

金起范知道他生气了,他好想起身抱住他说我爱你我刚刚说的话都不是真心的我们要一直好好的,可他知道他不能,不然刚刚的艰难就全白费了,现在拒绝的话,他们之间应该就真的完了吧。

“......不。“金起范不敢抬头,他怕看到金钟铉受伤的样子。

”我再问一遍,金起范你爱我吗。“

金起范已经快要撑不住了,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的说,“不!不爱!我不爱!“铉啊......别问了好吗......我疼......

”好,金起范,这是你说的。果然啊,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当初是我忍不住吻了你,是我忍不住跟你告白,是我要你跟我在一起,看来是我没有想到你的感受啊。对不起,这阵子让你受罪了。“金钟铉感觉自己的心好疼,好像有人用针在一下一下地扎着,真的...要疼死了。

金钟铉转身离开金起范的卧室,轻轻带上门,双腿一软,靠着墙滑坐到地上。

【金起范,你怎么能这样......我真的好爱你啊....我一直以为你也一样.....为什么啊......只剩我一个人了你要我怎么办..........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办........】

金钟铉把头埋到胳膊里,眼泪肆意流淌,金钟铉开始抽泣,到最后,放声大哭。

卧室里,金起范在金钟铉关门的那一刻就再也撑不住,倒在床上,眼泪不停的流,金起范把脸埋进被子里,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铉....铉啊....我爱你啊......我这么做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啊.....我的存在只能拖滞你的生活....你该更好的...你一定要更努力的去追求你的梦想.....一定要好好的生活.....铉啊....我心好疼...怎么办.....】

一堵墙隔开了两个人,也隔开了他们的爱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两个人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2021年7月23日,娱乐报纸头条。

【SHINee成员金起范单飞,原因不详,疑似因为爱情】




By.李小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