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toy

一个人的小角落。

今天跟学年论文导师见面讨论选题,被两次打击。
讨论选题的时候,我提出了我想了很久的选题家庭暴力,我说我觉得现在施暴者惩罚太少太轻了,我觉得应该更多地入刑。
老师在我提出刑罚的时候用一种见到怪物的眼神和语气对待我,“刑罚??”然后一直各种怀疑各种打击我各种想把我引到别的方面选题。
我就不明白了,这有什么可怀疑的,论文不就是要表达自己见解的吗,非得要写那些大众观点的选题有什么意思,无数前辈都写过无数篇了,光追求稳有什么用。美国曾经一个学生的毕业论文不就推动了美国修正案吗,虽然我应该产生不了那么大影响,但是我有这个意向怎么了,我没觉得我的选题有多么荒谬。
聊完论文扯到了考研的事,我说我定了已经,南开的民商法,这老师又一脸怀疑惊讶的表情,然后就一直跟我说多么不好考,还有很多别的学校也很好,旁敲侧击地让我换学校。我自己考研,我乐意考哪考哪,南开难怎么了,再难它一年也有七八个名额,我怎么就不能是其中之一了?
……
晚上突然想起来,昨天的选修课忘了去上了……
今天有点沉。

评论